第三方登录

第三方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分享 > 学术研究 > 正文

原创 | 赵仕坤:财政部PPP中心关于绩效考核的最新进展

中国PPP服务平台 6809 2019年05月16日
分享到:

5月10日下午,中国投资协会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PPP聚焦”系列主题沙龙在上海城建大厦举行。本期沙龙的主题为“PPP高质量发展的探索与实践——PPP项目绩效管理”。本文为中国PPP服务平台小编整理的中泽融信总经理赵仕坤在中国投资协会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PPP主题沙龙--“PPP项目绩效管理”的点评济邦咨询副总裁李竞一发言时的演讲实录。

熊伟(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助理教授):谢谢竞一总的精采分享。我们接下来进入点评环节,第一位点评嘉宾是赵总,他是中泽融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同时也是立信评估集团的董事以及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我和赵总是在财政部PPP中心的制度文件讨论会上认识的,期待赵总给我们分享财政部PPP中心关于绩效考核最新的进展。

赵仕坤(博士、北京中泽融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立信评估集团董事、高级合伙人):谢谢!刚才主持人给我两个任务,第一个就是评议,第二个是分享绩效考核的进展。竞一总在分享的时候我也在学习,他的几个观点我都非常赞同。

竞一总主要谈了三块内容,一块是在具体操作中的技术方面问题,包括指标的设计。指标设计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少越好,一定要结合项目本身的特性,不要太固定化,指标的设计是我们项目考核的一个关键。同时指标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有综合性的技术能力才能把这个指标设计好,所以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因为做具体绩效评价时不同行业要考虑的维度不同。在考虑绩效评价时也需要要考虑管理类的,决策类、产出类、效果类以及可持续发展性等指标,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情况,所以我非常赞同竞一总的观点。

还有一个板块内容,谈到了绩效挂钩的问题。确实财政部的意见也在不断深化,从原来啥也没谈,一下子到30%,再到“完全”挂钩,导致大家日子比较“难过”。什么叫完全?竞一总说到一个观点,所谓的完全可能就是说建设期所有的建设成本都要进行绩效管理。这个观点我也赞同,10号发文那天我正好在财政部开会,马上拖着领导就问(挂钩的问题),领导不想回答也不行,最后领导不得不说(我代表个人的看法,绕了半天总的意思就是完全),就是100%挂钩。所以从目前来看我比较同意竞一总的看法,现在不存在30%的概念,就是100%挂钩。在座各位很多都是社会资本,大家也不要那么紧张,100%挂钩不是干完以后打个0分,一分钱不付给你。大家永远记住,绩效评价这个理念不是为了扣钱而扣钱,它只不过是约束性的措施,鼓励引导社会资本更好的做好项目,但同时也鼓励政府方更好监管和做好项目。说白了鼓励大家按照协议约定来履行。按照我们现在绩效评价工作来看,有些时候发现项目存在10个问题,4个问题是社会资本方造成的,6个问题是政府方造成的。绩效评价根本的目的是在于希望把问题解决掉,这10个问题其实政府解决更多,社会资本解决的反而少,所以绩效评价是双约束,不仅约束社会资本方还约束政府。所以挂钩问题大家注意,从书面上讲确实是挂钩。当然为什么挂钩?因为不仅仅是PPP项目,所有财政支出绩效评价的项目永远和它的投入挂钩,100%挂钩。

另外竞一总也谈到各个阶段我们要调整相关的评价思路、评价内容,这个确实是如此,我也比较同意。项目的建设期、运营期,包括后面运营期的前阶段和后阶段,可能都会随着项目的变化调整项目的指标和位置。但是有一点很关键,绩效评价是双方的事情,协议里怎么规定就怎么做,如果协议里没有约定,大家相互讨论商量就行。现在实操中会出现一个问题,就像竞一总说的协议里只说项目要开展绩效评价,但咋开展没说,实操过程中怎么办?很简单,第三方设定一套体系出来,你们双方都认识,我们这么评可以吧?只有双方共同认可这个事情才完全可以推,如果双方当中有一方不认可,这个就没法推。

这是完成主持人第一个评议的任务。

我再完成第二个任务,跟大家分享一下。

因为大家都比较关心,财政部这两年在推PPP项目绩效管理。本来2018年1月份开始推进这项工作,我非常荣幸担任起草组负责人。一直到了6月份我们如期交了初稿,到7月份到上海来征求了一次意见,也请了济邦总裁玉环总去参加,熊教授也参加了,当时是第一次跟熊教授见面。7月份讨论之后想走内部审议程序,但是突然有一个问题出现——中央关于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文件还没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文件是中发34号文(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编者注),它是到了2018年的9月底才发出来。9月底34号文发出来之后,说要等到部里面的文件,部里贯彻34号文的文件一直到11月份才出,之后又等10号文出台,等到上个月我都不想等了,现在完全是被动状态,财政部推一下我们动一下。最后一个稿子是过完春节交上去的,他们内部开始迅速走流程,现在内部几个司已经会审完了,到上个礼拜挑一些省市在征求意见,征求意见之后可能内部还会开几次征求意见会议,预计6、7月份可能会发文。我们也希望尽快发出来,因为现在不发各地很多工作无法推进,尤其在很多省市,这个东西要不要做绩效、如何做、结果如何应用,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说得清楚,因为部里没有表态。

这就是大概的起草步骤。

我觉得有两个文件大家可以关注,一个是山东省发的《推进绩效年管理活动的通知》,还有山西省昨天(5月9日)发出来的文件,它正式文件是两个礼拜就发了,但是昨天在网站上公开。我也是这两个文件的主要起草人。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两个文件是国内最早出来的,都是春节前后出来的。这两个省非常有趣,头一个礼拜一个省叫我去,“赵老师,我们一定要全国第一个发出”;第二个礼拜另一个省又叫我去,“赵老师,我听到隔壁那个省在整,我也要第一个发出”。两个省都想要第一个,山西是走在前面的,但是山东效率特别高,过完春节第二个礼拜就发出来。它的整个理念和思路跟部里面基本是一致的,部里面发出来肯定也是按照这个思路来推进,建议大家要关注一下。

我们在座各位有专业机构的,也有社会资本,还有一些高校学者各方面,在整个绩效管理工作过程当中,大家可能也都碰到很多问题,包括今天说的在参与文件时候的问题,我觉得今天非常容幸能够参加这么一个会议,也可以和大家做进一步交流,也希望能和大家畅所欲言讨论一些问题。谢谢大家!

熊伟(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助理教授):感谢赵总,赵总应该很完美完成了我委托的两个任务,我个人感觉没听够。等会儿小组讨论赵总可以再把更详细的情况说一下。

发布人:PPP服务平台
收藏0 点赞0
分享到:
发布评论

0/400

中国PPP服务平台

热度排行

中国PPP服务平台
中国PPP服务平台